重击一谈/黄健玮谈男人的型:「不用替自己定型啊,表演没有绝对

重击一谈/黄健玮谈男人的型:「不用替自己定型啊,表演没有绝对

 

重击一谈/黄健玮谈男人的型:「不用替自己定型啊,表演没有绝对

阴凉的平日下午,我们走进光点华山咖啡馆,黄健玮刚结束上一场访问,好整以暇坐在位子上。他不说话的时候看起来有些兇狠、带点杀气,其实本人幽默风趣,没几句便逗得我们开怀大笑。

他长得很有型,很有性格的型。戏剧科班出身,不走偶像路线,他的表演就是吸睛点,演技实力有目共睹。2001年凭着电影《石碇的夏天》获得台北电影节新演员奖,2009年的《阳阳》则让他入围金马奖最佳男配角。他在《海巡尖兵》里演活了令人恨得牙痒痒的海巡一兵,在李安的《少年Pi的奇幻漂流》里嘎上船员一角,在《白米炸弹客》精采诠释主角杨儒门。除了电影,如果你仔细留意,很多知名的电视剧和舞台剧他都不曾缺席。

承袭之前高口碑的《含苞欲坠的每一天》,近期他在《麻醉风暴》里饰演麻醉科萧医师,写实的表现引发观众热烈讨论,连同样是麻醉医师的侯文咏都表示讚赏。即便如此,这一路走来,外界对于黄健玮的形象仍有些模糊,很难定义他是个什幺样的演员⋯⋯

你一开始是怎幺走上演戏这条路?

黄健玮(以下简称黄):老实说,因为我高三都没在念书,数学太烂了,那时候去辅导室看到一张国立艺术学院的就学资料,发现不用採计数学成绩,正合我意!加上对这方面也有点兴趣,就这样误打误撞考上了。进去之后上了表演课,意外发现自己这方面的成绩蛮好的,又受到了一些讚许,就开始演戏了。

其实以我的状态来讲,我不太能挑戏,别人找我演就演。通常会找我演的戏,就表示这个角色适合我,而不是说这个角色找「黄健玮」来演一定会卖,市场对我的需求量是有限的。但会来找我的角色通常有一定难度,比方说有戏剧张力、比较曲折。

重击一谈/黄健玮谈男人的型:「不用替自己定型啊,表演没有绝对

你说市场对你的需求有限,台湾戏剧圈普遍爱用哪种类型的男演员?

黄:妳可以先问问看妳自己喜欢看哪一类的啊(笑)。我觉得一般来说会喜欢比较有亲和力,比较没有侵略性跟威胁性的人吧,看了就很舒服,像张孝全那样。我觉得凤小岳太帅了,个性跟长相都很迷人,跟孝全是不同类型。台湾拍戏必须顾及市场需求啊,观众喜欢什幺样的人就用什幺样的人,年轻的、帅的,不然就是可爱的吧!

那你觉得自己属于哪一种类型的演员?

黄:我喔,当然不会是可爱的那种啊(大笑),可以说是全方位型吗?

我觉得类型是在剪接、音乐、导演拍摄风格和剧本里,对我来说,表演是没有类型的。如果硬要说,我应该是「很难搞的型」,因为我面对工作的态度太任性,对自我的要求会扩散出去,造成别人的困扰。我大概是出了名的难搞,这部份真的要想办法调整。(一旁陪同的萧力修导演忍不住插嘴:「他是很好用的那种类型,会製造问题,但是也会自己解决问题。」)

重击一谈/黄健玮谈男人的型:「不用替自己定型啊,表演没有绝对一旁陪同的是《麻醉风暴》导演萧力修

有没有演过哪一个角色是真的非常贴近你自己?

黄:我这个人有很多种面相耶,一方面很严谨、很固执、很会要求自己,但另一方面又蛮女性化的,比较阴柔,我在家里很啰哩啰嗦,在《妹妹》里面演的「三米」这角色就蛮像我。一般人对我的评语是「很疯狂」,在《麻醉风暴》里还给我取了一个名字叫「疯狗医生(台语)」。

所以《麻醉风暴》的萧医师这个角色到底想表达什幺呢?

黄:萧医师就是挣扎着想要拿回他跟这个社会的连结,向自己证明也向别人证明他是个够好、值得被爱的人。我加了很多自己的诠释,剧本里没有写出来的部分我会替他设计,像是家庭环境和成长背景之类的。整个戏的主行动在他身上,导演跟我一起建构出各种背后的原因,慷仁帮我建立角色外在连结,玮甯则帮助我建立内在情感的部份。

这部戏想说的是人如何面对自己,不逃避、不掩饰,这需要非常大的勇气,我觉得这齣戏藉由这个角色告诉观众那个找回自己勇气的过程。

拍《麻醉风暴》时有没有什幺特别的故事?

黄:当初萧医师这个角色是找吴中天来演,因为我跟中天很要好,有次去找他,就给我看了这个剧本,当时一看我就很想演。结果隔几天我就接到电话了,要找我演慷仁的角色。后来中天不能演,我又极力争取,他们就把我调去演主角,然后让慷仁进来。我跟慷仁本来完全不熟,演了这部戏之后变成很好的朋友。导演说他需要一个有写实感的演员,我的表演可以让戏有写实感,虽然市场比较喜欢粉嫩的演员,他还是坚持用我。

重击一谈/黄健玮谈男人的型:「不用替自己定型啊,表演没有绝对黄健玮在《麻醉风暴》里饰演坚持凭规範执业的麻醉医师萧政勋。

这齣戏让我觉得很过瘾的是,男女主角谈的是成人的恋爱,这是在台湾的电视剧比较少看到的成人关係。所谓的成人关係是不问你爱不爱我,而是观察对方时评断自己是否值得被爱;从对方身上找回自己,也从自己身上找到自我肯定。我和玮甯的角色彼此间真的是非常迂迴的爱,爱吃装小心(台语)。

喔对了,萧医师有个很重要的主行动是「道歉」,找出真正做错什幺然后道歉,这也是我从这个角色身上学到的。除了这些,这部戏对于写实细节的要求完全不能放鬆,任何一个医疗细节、讲的话、执行的动作、选择的剂量,通通都要很精準。我们的目的是让实际的医疗从业人员看到这齣戏时都会感到认同,所以花很多时间跟精力在处理这个部分,说穿了就是向医疗从业人员致敬。一般人很难想像医疗人员真正的煎熬和压力,在整齣戏里我们透露了蛮多这样的讯息。

最后,想问你一个老掉牙的问题,之后想挑战哪一种戏路跟角色?

黄:哈,每次有人问我这个都想回答不一样的欸!

我现在蛮想演民初那种左派的作家或画家,一边搞创作一边搞政治,因为那个时代对生跟死的态度跟现在不一样。我也想演外星人,在地球生活的外星人,不是都教授那一型的喔,是真的外星人(做出狰狞的表情),我从来没幻想过要走偶像型路线(笑),你看,我脸上有伤口。所以拜託待会拍照的时候帮忙避开一下,拍帅一点啦~我有蛮多想挑战的角色,女儿会看我演戏,她以后可以从我的表演拼凑出她父亲是个什幺样的人,我活着的样貌就是给她的书信。

延伸阅读:
重击一谈/萧力修谈当救火队:「也不算真的救火啦,是友情相挺。」
重击一谈/吴慷仁谈演员的心:「当个演员,需要诚意。」
重击一谈/许玮甯谈美丽的负担:「我不能控制别人怎幺看我,但我能控制自己的心态。」


【成为重击会员】

热爱影剧的你快订阅重击电子报加入会员吧!重击会员将可以收到每週精选内容和编辑室报告,到年底前还有特映会、讲座、电影票等专属好礼,週週抽週週送

订阅电子报成为重击会员请点以下连结:http://eepurl.com/gfJSjb

重击一谈/黄健玮谈男人的型:「不用替自己定型啊,表演没有绝对
2019 LUCfest 贵人散步音乐节

重击一谈/黄健玮谈男人的型:「不用替自己定型啊,表演没有绝对

台湾第一个SHOWCASE音乐节LUCfest贵人散步音乐节已经三岁喽!今年的活动有超过 50 组国内外酷团,对音乐产业有兴趣的朋友也可以参加 8 场音乐会议及论坛;更棒的是,今年大家可以期待全新的场地及全新的散步路线。还有各种惊喜小活动,我们準备好彩蛋连连到十一月!11/8 快把假排好,我们一起散步去➡️ https://wwr.kktix.cc/events/2019lucfest-4gwr2a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