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击专访/倪重华X陈文珮:台湾早就有嘻哈!从 LA Bo

重击专访/倪重华X陈文珮:台湾早就有嘻哈!从 LA Bo

 

重击专访/倪重华X陈文珮:台湾早就有嘻哈!从 LA Bo

本届金曲最佳演唱组合得奖团体顽童 MJ116,在介绍颁奖典礼嘻哈表演节目前的一段引言:「1991年 L.A. Boyz 参加五灯奖,那是 Hip–hop 第一次出现在台湾主流平台,2004年宋岳庭得到金曲最佳作词人奖,2007年 MC HotDog 获得金曲最佳专辑奖,2018年顽童获得最佳演唱组合奖…每次有嘻哈音乐人登上金曲舞台,入围也好、得奖也好,所有的嘻哈音乐厂牌都会团结在一起为他们加油打气…因为这里是华语嘻哈的发源地。」

第29届金曲奖颁奖典礼—最佳编曲人奖、最佳乐团奖、熊仔、葛西瓦、麻吉弟弟、葛仲珊、罗福助表演节目『台湾早就有嘻哈』

今年 4 月 18 日在华山举办的「嘻哈囝特展」,展览集结台湾四大嘻哈音乐厂牌,包括「颜社」、「人人有功练」、「本色」和「混血儿」,虽然顽童提及台湾是华语嘻哈的发源地,展览却对源起的着墨有些不足,「从热狗 MC HotDog 第一张迷你专辑《犬》的发行开始正式算起(2001),台湾嘻哈音乐的发展已有十八年之久…」特展虽将1993年发行的「The Party」列入嘻哈百大专辑,但对 1993 到 2001 这八年几乎一片空白,台湾的嘻哈不会是一夕突然诞生,为了把台湾嘻哈源起的历史补上,特别走访了倪重华和陈文珮(注一),故事要从 L.A. Boyz 说起。

嘻哈 Hip-hop 这个 70年代源自美国非裔的音乐类型共有四大要素,包括 BreakDance(霹雳舞)、Rap(饶舌)、DJ(唱片骑师) 和 Graffiti(涂鸦), L.A. Boyz 可以说是当时台湾第一组跳霹雳舞也是跳得最好的团体。常被媒体称为摇滚教父的倪重华回忆起当年,笑称:「我其实更应该被称作嘻哈教父!」

L.A. Boyz 之前,先出现的是罗百吉,他是台湾用 Sampling(注二)方式做音乐的第一人,当时没有人这样做音乐,当年他在 Disco 当 DJ,倪重华知道他的音乐好,但不知道怎幺「做」他。有一天在五灯奖上看到 L.A. Boyz 跳舞,三个美国回来只会讲台语的 ABC,觉得把他们加上罗百吉一切就成立了,但因为三人已经回美国而错过,隔了几个月后经纪人刘玮慈主动找来,于是故事就这幺开始了。


LA BOYZ-闪(第一张专辑主打歌)

第一张专辑的企划是郭淑龄,製作人是王治平,最早的想法是,罗百吉是 Rapper、DJ 加上他们三个 Dancer,完全符合嘻哈的要素,罗百吉又能写歌又会製作,唯一缺的就是长得不够「帅」,当时主流偶像团体是要像小虎队的那种「帅」,经纪人刘玮慈不同意幕前的合作,于是单纯改做 L.A. Boyz 舞团,罗百吉就只负责音乐创作。加上王治平是个非常好的「教练型」製作人,不会抹杀创作者的原创,和当时台湾的主流唱片製作人,会把原创作品都弄成「自己要的」很不相同。

1992 年 L.A. Boyz 发片出道,第一张专辑叫「闪」,倪重华最近回头去看 MV,吓了一跳,发现里面早就有了「八家将」,回想当时为什幺会加入这幺「台式」的元素,因为他们三兄弟是纯美国的,歌曲 98%的歌词是英文,只有一句台语「闪」,所以作品一定要加入本土的元素,才能被本土接受,那时候林强已经发片(1990),真言社(注三)(倪重华于1987年创立的公司)对本土元素的掌握非常清楚,当时找到的本土元素就是「八家将」。


LA BOYZ-跳

第二张专辑「跳」,歌里的那段 Hook「跳、跳、跳乎伊爽,跳、跳、跳乎伊勇,跳、跳、跳甲要起疯!」是作词人武雄、林暐哲(Baboo-1991,当时是真言社艺人)、伍佰,几个人在倪重华的办公室里,七嘴八舌弄出来的,录音时因为配唱需要有力道,加上第一张专辑的「闪」感觉力道不足,于是伍佰亲自配唱这段 Hook,那时他自己的专辑都还没出。L.A. Boyz 配合专辑还出了舞蹈教学录影带,当时都是在波丽佳音(台湾)製作发行,三张专辑后合约到期,他们就转到飞碟唱片(后来卖给华纳),之所以会分手是因为路线之争,经纪公司要把他们往 idol 偶像製作,希望多唱慢歌,真言社坚持要往嘻哈靠,于是他们去了飞碟,这中间也想多找一些新人,觉得去美国也许能找到,那时正好是电影《冲出康普顿》(Straight Outta Compton)片中纪录的 Dr. Dre 所属的那个年代,L.A. Boyz 在美国每个礼拜都会在街头和韩国人、非裔美人 battle 最新的街舞,他们回台湾上电视节目宣传时,都会要求节目用一句「让我们欢迎 L.A. Boyz 带来 LA 现在最流行的舞蹈」来介绍他们、建立定位。

他们的表演非常接近美国当时 Underground 文化。有一次真言社去 LA 办试演 Audition,跑去 Compton 参加一场主题是要让黑帮和平相处的演唱会,结果主唱都还没出场,下午四点不到就打了起来,台湾距离美国嘻哈的黑帮文化是非常遥远的,当时也没有发达的网路,资讯是阻隔的,只能靠一些杂誌吸收资讯,纽约和 LA 的黑帮也分辨不清楚,只知道这是个音乐的潮流,也只想到要让台湾跟上世界的流行,让这种音乐能生根落地。音乐、舞蹈的来源是 LA,把语言转换成台语,再放进去本土的元素来包装,也确实在当时的台湾流行乐坛创造出新的风潮。后来听说中国的流行音乐圈也都曾看过当年发行的录影带,听过他们的音乐并受到启发。

陈文珮回忆起当年:The Party 比 L.A. Boyz 晚一年发片(1993),也和他们一样,专辑并不只有嘻哈,考量市场的接受度,还包含了一些 POP 和舞曲,The Party 由罗百吉、陶喆这些从美国回来,在当时的台湾并不主流的音乐人製作,音乐更倾向嘻哈。除了他们,台湾本土也已经有一些跳着霹雳舞的嘻哈组合,如盖世太保、Jungle 等,Stanley(黄立行)甚至在「跳」这首歌里还 Diss 这些团体模仿 L.A. Boyz(歌词:Cause Gastappo is perpetrating their image is imitating us)。


THE PARTY【MONKEY在我背】Official Music Video

嘻哈 Hip-hop 这个名词在美国诞生于1978年,约早于 The Party 十五年,受美国影响台湾有一些团体也很合理,但真正以嘻哈乐风组合成军、发片、出道,The Party 应该算得上是真正嘻哈定义下的第一团,而且他们本来就已经是一个团体,不是由唱片公司挑选组合的,核心人物是团长阿伦(彭英伦),他到现在仍然持续在跳,2010年获得金马奖最佳纪录片的《街舞狂潮》说的就是他的故事。阿伦一直在街头跳,到处找人轧舞(battle),The Party 的团员是他在街头轧舞结识同好组合出来(注四),都是本土的小孩,透过当时的 MTV 音乐台和一些街舞录影带接触嘻哈,影响了他们的想法、舞步、音乐、服装…,不像 L.A. Boyz 从洛城而来。

负责製作企划的陈文珮,配合专辑还编了一本「Party mook」情报誌(附 PDF 图档),把嘻哈的四大元素做了介绍,当时西洋的 Hip-hop 虽然不主流,但已经有不少作品被引进台湾,路线的选择从「舞蹈」出发,毕竟台湾没有美国的黑帮、底层文化和元素,所以选择用流行商品的方式来包装专辑。


THE PARTY【功夫PARTY】Official Music Video

L.A. Boyz 由经纪人刘玮慈收回自製后,真言社因为在嘻哈音乐的製作上已经有了厚实的基础,不续作非常可惜,缺的只是新的 artist,The Party 参加综艺节目《龙兄虎弟》的舞蹈比赛被倪重华看到于是被发掘。但其实这两个团体即便成为当时音乐风潮的代表人物,但作为一个 singer-songwriter(创作歌手)是不成立的,所以他们不会成为像 MC HotDog、大支这样的歌手,能够开启一个音乐风格并在台湾生根,因为这些歌手不只是写歌,而且有话要说,也具备独特的风格,真言社和后来接续的魔岩,最大的价值就是在努力发掘这一类歌手,而且没有试图改变他们。The Party 出了两张专辑后因为团员要当兵而解散,但嘻哈的种子已经播下,后来台湾的嘻哈,不管是 MC HotDog、大支、人人有功练…他们年轻的时候肯定听过、看过,相信除了接收到国外的嘻哈乐风外,多少也都受到 L.A. Boyz、The Party 前面耕耘的影响,累积到他们的时候终于开花结果。

除了罗百吉、王治平、武雄,从美国回台湾发展的陶喆,也参与了 The Party 专辑部分的词曲创作和製作,还有真言社的签约歌手伍佰和朱约信,当时真言社的签约歌手几乎都是幕前幕后包办的创作型歌手,倪重华更是对伍佰提出了担任 The Party 专辑的製作人,伍佰后来还在魔岩时期担任 MC HotDog 第一张专辑的製作人,历任真言社和魔岩的製作部负责人陈文珮(后来升任魔岩国内部副总)笑称:「如果真言社是孕育台湾嘻哈的摇篮,老闆倪重华是推动摇篮手的嘻哈教父,那伍佰就担得起台湾 Dr. Dre 的称号了。」伍佰担任这些嘻哈专辑製作人最主要的原因是,不论是真言社或是魔岩,都觉得音乐的形式很重要,出来的成品不能「可笑」,当时最大的自我警惕就是:专辑做出来绝对不能变成「数来宝」,那就糗了。对音乐的敏感度极高的伍佰担任专辑製作人就是要去把关,判断什幺行什幺就是不行,就算製作前有「数来宝」疑虑的一些歌曲内容,最后成品出来都没有,所有参与的人也都非常满意。

企图补足台湾嘻哈的源起,伍佰把当时製作嘻哈音乐的心得和大家分享:「我在製作 The Party 的时候,没有任何前例可循,而国语一讲就很容易变成数来宝,所以我就把饶舌当成唱歌,仔细听国外的饶舌它还是有旋律的,那些旋律高高低低,还是有音的,所以我就是找对的字放在对的地方,然后把音调拉高,那它就会变成像唱歌一样,但它还是Rap。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声部,不同的高低,这样串起来就好玩了,不会像数来宝,因为 Rap 是有音调有旋律的,所以它也是唱歌。」

外一章:「猪头皮的笑魁唸歌-我是神经病」(1994.4 真言社)用 Rap 形式表现的本土说唱,严格上并不算是嘻哈。

当时朱约信在水晶唱片,唱的是摇滚,伍佰引荐他进入真言社,倪重华一开始看到他的表演,觉得要以歌手身份出片很难,但他能写也爱写,所以 The Party 第一张时有请他写词,写了三四首歌,大多真的不适合,但还是继续让他写,写了大概十几首,有一天就去找他,对朱约信说这些歌 The Party 不能唱,你自己唱比较适合,于是本来要写给 The Party 的歌,后来全部朱约信自己唱,并发行了第一张专辑,他本来唱摇滚,压根没想到会唱这种类型的歌,但因为他台语作词能力很强,听的歌又多,拼贴的能力非常强,但也不能算是嘻哈,更不能变成「台式走唱」,成品反而比较接近香港「软硬天师」(注五)的调调,有点搞笑,他的歌有很重的文化内涵,连印歌词内页,都要有台语、国语,还有电脑程式语言的乱码版,印得密密麻麻,因为他 high 这个,他写台语歌词和武雄不同,他是学院派(台大大气科学研究所),想要做的东西,一开始会洋洋洒洒写上一大叠的企划理念和文案,再加上他什幺音乐都听、杂食属性的多元音乐研究、曲风很「拼贴」,把 rap 和台语结合起来创造出一种新定位,且和传统的台式唸歌很不同,创作概念和词曲是更多的 sampling,专辑企划于是给了一个「笑魁唸歌」的定位。猪头皮还有一个特色是「政治意识」,出片时完全没上主流媒体宣传,因为也上不了,当时地下电台风行,他全部是靠地下电台打起来的,这张专辑卖了七、八万张。

为什幺从 The Party(1993)到 MC HotDog(2001.1 魔岩第一张),中间隔了七、八年没有嘻哈歌手出现,因为前面的这两个团是商业的舞团,原创的作品需要时间在地下慢慢的酝酿,加上主流市场上没有人推动,直到 2001年互联网走出网路泡沫化后,拜网路科技的进步,资讯的流通开始发达,唱片製作也开始世代交替,上个世代唱片业是工业,由主流唱片公司主导市场,地下音乐 Underground 的都是很小的小众,同时唱片开始受到 MP3 的影响,盗版成为产业丕变的「罪魁祸首」,音乐从此变成「免费」, MC HotDog 出片前製作的音乐早已经在校园和网路上流传,专辑的歌曲也是透过网路先流行起来,音乐行销流通的路径也已经彻底改变。

直到听到宋岳庭(1978年11月6日-2002年8月9日),倪重华才感觉到华人的嘻哈有到位,他的背景是小留学生,癌症去世后 demo 被整理发行后,才因此得到金曲奖最佳作词人(2004),他是真正有过痛苦的经历,每一首歌从 rap 出发,唱到一个程度才加上一些配乐,作品虽不算完整,但真的是比较接近西方对嘻哈的定义,唱的是他自己在美国的故事、自己的身世,非常感人。


宋岳庭 – Life’s a struggle (MV)

访问到最后,倪重华提出自省:「做了这幺多年的音乐,认知到台湾最弱的就是基础,现在也不像当年,还能指望碰到一个罗百吉的运气,罗百吉的成长环境孕育了独特的他,我们得到他,赚的是这个资讯差异的利润,流行音乐圈过去都在赚这种差异产生的利益,这一二十年来也仍然在吃这个老本,现在老本早已耗尽,加上网路让所有的资讯都没有落差了,自己作为上一个世代的音乐工作者,拥有的能力就是分辨资讯落差,知道什幺是好的,罗百吉碰到真言社之前在可登,也去过不少音乐公司,但只会用他做卡拉 OK,认识陶喆前,他在美国也在帮人编卡拉 OK,而你现在不会再有相同的机会了!」

至于如何改善目前的困境:「唯有对下一代,从系统教学做起,才有可能培养出能追上现在这个世代,并在下一个 Generation 立足的音乐人。全世界的趋势都是如此,也才可能和全球的年轻创作者站在同一个起跑线,一起起步往前冲。」现在投身电子音乐数位系统化课程(注六),就是要把 90 年代后期 00 年初真言社作音乐的态度延续下去,用更系统与科学的方式,补足台湾流行音乐圈最欠缺的部分,要改善大家多半靠自学,落后整个世界的现况,深信想要迎头赶上,必须要从基础、从教育做起。

后记

去年《中国有嘻哈》(2017.6.24-9.9,爱奇艺)在两岸爆红后,掀起华人音乐圈一股 Hip–hop 风潮,接着今年有好几个街舞(Breaking 是最早的街舞类别)节目在中国推出,包括优酷的《这!就是街舞》、爱奇艺的《热血街舞团》,对嘻哈来说,饶舌和街舞基本上是分不开的,也让观众发现嘻哈居然在中国拥有这幺广的流行基础,不只主流流量歌手争相担任节目主持嘉宾,参赛选手来自各个音乐厂牌,数量、条件都达到相当的规模,一旦找到引爆点就如野火燎原般流行起来。

据说中国的嘻哈圈早期也受到 L.A. Boyz、The Party 的影响,事实上,中国的流行音乐早年受台湾的影响很深,从近年中国的歌唱、选秀节目,大量的参赛选曲都是台湾早期的流行歌曲可见。

《中国有嘻哈》因冠军选手 PG One 的负面新闻事件(疑似教唆吸毒和绯闻…),导致「嘻哈文化」被主管单位明令禁止,节目第二季也更名为《中国新说唱》(禁次文化不禁音乐形式),将在七月中上线播出。同样源自美国,嘻哈在台湾的发展,很幸运的是非常健康,二十几年来,这个圈子几乎没出过负面的事件,The Party 出片时也刚好碰到政府在扫毒,PARTY MOOK 这本配合专辑出版的册子更标举:「The Party 乐派体与您一起向毒品说滚」,团体七名成员都是非常乖的小朋友,台湾嘻哈从最早的舞团到后来的创作型歌手,带进了音乐型态并发展出属于台湾的嘻哈文化。


【成为重击会员】

热爱影剧的你快订阅重击电子报加入会员吧!重击会员将可以收到每週精选内容和编辑室报告,到年底前还有特映会、讲座、电影票等专属好礼,週週抽週週送

订阅电子报成为重击会员请点以下连结:http://eepurl.com/gfJSjb

重击专访/倪重华X陈文珮:台湾早就有嘻哈!从 LA Bo
2019 LUCfest 贵人散步音乐节

重击专访/倪重华X陈文珮:台湾早就有嘻哈!从 LA Bo

台湾第一个SHOWCASE音乐节LUCfest贵人散步音乐节已经三岁喽!今年的活动有超过 50 组国内外酷团,对音乐产业有兴趣的朋友也可以参加 8 场音乐会议及论坛;更棒的是,今年大家可以期待全新的场地及全新的散步路线。还有各种惊喜小活动,我们準备好彩蛋连连到十一月!11/8 快把假排好,我们一起散步去➡️ https://wwr.kktix.cc/events/2019lucfest-4gwr2a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