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击一谈/黄志明谈类型电影:「我们必须能跟观众沟通」

重击一谈/黄志明谈类型电影:「我们必须能跟观众沟通」

 

重击一谈/黄志明谈类型电影:「我们必须能跟观众沟通」

文/採访编辑杨婷婷、郑智谦

位于民生社区静巷,看起来就像一般民宅的这间工作室,大厅的架子上摆了好几匹金马,但没注意去年新领养的那匹有没有被纳入--据说那是在台上签了八百万帐单才到手,还有个很长的名字:「年度台湾杰出电影工作者」。

牠的主人是有「全台湾最会借钱製片人」封号的黄志明。製作经历洋洋洒洒,你可能知道《海角七号》、《赛德克˙巴莱》、《KANO》、《军中乐园》多部片出自他手;如果google一下,你会发现在这之前还有更多更多,类型多元,2002年的《双瞳》更是少见的跨国合作,也是公认空前(希望不是绝后)的台湾类型电影经典。

另一位把访谈时间多让给前辈,斯斯文文的曾瀚贤是新生代导演与製片,近年参与的作品包括《他们在毕业的前一天爆炸》、《宝米恰恰》和《阿嬷的梦中情人》,不管在票房和奖项皆表现不俗,近年则对类型电影充满企图心(据说他接下来想拍鬼片),我们请来两位不同世代的製片,聊聊「类型电影在台湾」这件事。

◎《双瞳》被视为类型片的经典,可否谈谈製作心得?

重击一谈/黄志明谈类型电影:「我们必须能跟观众沟通」 黄志明办公室里,《双瞳》挂在显眼位置

黄志明(以下简称黄):《双瞳》就类型电影的意义而言,很特别的是它出现的时候,当时台湾对类型概念是陌生的,它所有的创意源自台湾,主创人员由香港跟台湾组成,是SONY到目前为止在台湾的唯一投资电影。另外一个特殊之处,它跟台湾没有太大关係,但又有很深的关係。它主要还是由 SONY 那边在掌控整部片,而且剧本原本也不是这个样子,本来更吓人。

双瞳是典型的thriller电影,这个编剧(苏照彬)就像是从石头缝蹦出来的,虽然他是台南人,但没有什幺台湾新电影的背景,当这个剧本出现时,我、魏德圣和陈国富看了,吓一跳,想说怎幺会有这种东西?把台湾的道教与民间神秘信仰处理得这幺好,我们以前从来没有看过!你可以说《双瞳》没有相关的脉络可循,但它确实可以从中做一些类型片的元素分析。

身为製片,有时会感觉到市场有这个需求,譬如说觉得市场上很久没有鬼了,那就来拍个鬼片吧(笑)。比较重要的是要有一个有意思的「点」,像《赛德克巴莱》,如果小魏跟我说要拍雾社事件,我真的会昏倒(笑),但如果说想回到历史的原点,想回到1930年,探讨当时的老头目为什幺要做一个明知道会灭族的决定?这就会吸引人。

其实我觉得评断某部片是否是类型电影并不重要,类型电影对台湾比较大的意义,是提醒我们电影是必须是能跟观众沟通的状况,赛德克巴莱应该没人看不懂吧?《KANO》看不懂?不会吧!类型分析上,赛德克巴莱是战争片,KANO是运动励志电影,说实在话,都不太吸引我,可是精彩的故事就动人了,所以类型不是唯一的投资判準。

◎「类型」对电影行销会有帮助吗?

黄:以《诡丝》来说好了,那时想说国内没有西方那种传统惊悚片,所以也想来做做看。当时因为鬼片、恐怖片大行其道,所以也想抓一只鬼来给你看一下,我们把鬼定义成一种能量,这就做了类型的融合,所以它到底是恐怖片还是惊悚片,是有争议的,这个困扰的确让我们在票房上有点吃鳖,在宣传时也确实受到一些困难,我到底要讲它是恐怖片还是惊悚片?这的确是我遇到的困扰。

重击一谈/黄志明谈类型电影:「我们必须能跟观众沟通」 曾瀚贤(以下简称曾):我觉得行销和发行要一起思考,发行要以新的机会勇敢拓展台湾以外市场,成功的类型电影应该是跨越语言文化,诉求某种共通性,不管是爱情、恐惧、动作⋯⋯行销因为牵涉到类型,对市场的观众细分要更精确,除了传统电影管道,体验式的新媒体互动宣传,应更能达到分众传播的目的,甚至在内容文本拍摄,就已融合互动媒体特性,也是可以更综合思考的!总之製作和行销的界线,也因为新媒体发展应该有新的策略。

◎台湾有发展类型片的条件吗?

黄:老实说,我觉得还要漫长的时间。

有的人常讲说类型都靠演员啊、靠製作啊什幺,但是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讲故事的能力,故事要讲到人家听得懂。所以首先你的定义要明确,假设说我要拍鬼片,第一个要想到说观众要看什幺,惊吓的点要放哪?讲的故事里面要含这些东西。

我之前看过一个案子,故事讲一个造船厂里体格壮硕的工人,因为工安意外而毁容,而造船厂有个日本客户以前是搞摔角的,有次他来台湾看到这个工人,想把他带回日本当摔角选手,因为很多摔角选手都戴面具,好像刚好可以克服被毁容的心理创伤,最后成为一个很好的摔角选手。问题是他又要去谈很多心理纠结,不是不能谈,只是必须要从摔角的过程去讲这些道理,但他摔角动作那一块却没去好好研究,最后故事越走越偏,全部变成同样的文艺片。台湾很多片子都有类似现象。

重击一谈/黄志明谈类型电影:「我们必须能跟观众沟通」 《暗黑冠军路》剧照

为什幺我感触那幺深,因为去年到坎城看到《魔球》导演的新作《暗黑冠军路》(Foxcatcher)里面就很多这种东西,不见得都是比赛,也可能是一些训练过程,你会从中了解主角的心理状态,让大家感觉到说你挑的东西是有效的,是融进去故事里的,去看这个片,我会了解摔角也了解这个人,最后了解这个故事,这个才叫做类型电影。

重击一谈/黄志明谈类型电影:「我们必须能跟观众沟通」 曾:现在的电影教育会很清楚告诉你类型是什幺,美国长期教这些,台湾也被影响,年轻一辈的导演对类型片比较能够接受,因为受到的教育就是如此。但有些人会说他要拍像好莱坞的片,反而忘记说故事该怎幺去讲。类型电影应该是人家归类的,并不是我想拍类型电影所以类型产生,如果某一种东西拍多了,就可以被归类为某种类型电影。以电视剧来说,像偶像剧其实本来是来自趋势剧,做多了结果后来变成偶像剧。我自己是比较会从趋势的角度去看,像我最近看了一些报导,讲台湾健保问题,这里面有很多戏剧张力,像是医病关係与健保制度等,我就开始拍《麻醉风暴》,好好去讲医疗的东西,同时扩张出去做了一个「当我们同在医起系列影展暨座谈会」,做趋势剧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必须回到在地,这是在全球化之下无法被取代的。

◎为什幺觉得台湾发展类型电影还很漫长?

黄:这可以用类型电影的操作来谈,它的确有一些被视为公式化的东西,就我观察,台湾有一些导演常会说:「你不要告诉我公式。」譬如三幕剧,就是好莱坞最一般的剧本公式,它就是盖房子的基础,不过房子最后会盖成什幺样子还是看个人创意,不要一开始就把基础给踢掉,但我觉得台湾创作者对于类型,某一种程度上是排斥的,对这种东西很像有过敏体质,一碰到就会过敏(笑)

但为什幺会过敏?我真的不知道为什幺会这样⋯⋯(沉默良久)⋯⋯好啦其实我有答案,就是片拍太少了。台湾的市场就这幺大,一年能有多少片?这是一个鸡生蛋,蛋生鸡的问题,片量够了,足够做最大公约数的量能分析了,那我们就开始会有类型片的思考出现。现在台湾导演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可以拍片,不想就範于一个很平凡、公式化的事情,会去拍他想拍的东西。归根究柢,我们的拍片量真的太少,形塑不了类型片的气候。

◎邻近国家有哪些可以发展类型片的参考?

黄:说韩国好了,韩国不只有故事和架构会模仿,而是包括打灯的方式、运镜的方式,连技术方面都去模仿,重点是到现在也产出一定的量了,有所谓的韩片风格。

曾:我觉得韩国不只是模仿,《骇人怪物》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很好的类型片,它是一部英雄电影,可能英雄电影在美国就是拯救国家,但亚洲比较注重家庭价值,所以《骇人怪物》是在拯救家人,这也呼应刚提到的《双瞳》,里面像是道教元素那种我强调的在地价值。

重击一谈/黄志明谈类型电影:「我们必须能跟观众沟通」 韩片《骇人怪物》剧照

◎形塑不了类型片气候跟产量过少有关係,那台湾电影要怎幺走?

黄:我觉得接下来两三年会是电影产业的寒冬,案子会一直开不成。我们的产业跟心态过度依赖中国大陆,现在情势转变了,我们不是被超越,而是被抛开直接丢掉。他们一直在找自己的口味,现在找到了,就是青春怀旧电影,上一辈的青春是文革,但这一辈生活改善了,有青春可以讲,所以他们不厌其烦的去讲这些东西,台湾人的童年往事跟他们不一样,于是我们被丢开了。

台湾本土的市场的开拓,台湾电影的大陆市场生存之道,还有多年以来我们一直都在经营的欧洲,东南亚,东北亚甚至美国市场,反正我们从绝地走来,基于海岛立国的精神,面积人口腹地不足,我们就是要在开发案子的能力上永远保有一席之地,至于解决之道,我也没答案。

我在想,台湾可以弄成一个好的拍摄或是后期製作的基地,政府应该出些力气,有了这个基地,才能吸引到外面的案子进来,如果有基地,人就会在,人在就能拍下去。

我们曾经历过人走光光的阶段,没有钱,靠辅导金拍戏,以这样的状态走了好久,靠着辅导金加中影至少撑了十年。现在再不弄,可能要回到那个时候去了。

◎最后这是个很老又很大的问题,但还是想请教:有没有培养电影人才的建议?

黄:我在北艺大教了三、四年,其实一直在想到底该教他们什幺?

台湾读电影系的大学生,从高中上来,跟一般观众的基础差不多。但像法国,从中学就有一些相关课程让学生去选,像是电影赏析的课程,从中学就让他们有些基础一路延伸上去。虽然人才养成其实最好就是把你丢进拍片的环境,直接蹲马步,但是学校教育确实是可以去想的,要有一些改变。

曾:我不知其他学校的状况,以我们在北艺大的经验,我感觉是台湾培养编剧的校系太少,可能北艺大比较算真正有在培养专门的编剧,但就连北艺大,本来进去念编剧的人已经不多了,其中又有60%其实也是想当导演。也许台湾真的比较不重视这部分,常等到影片製作到比较后期,才真正开始思考剧本的东西是不是对的方向,比较看不到对这方面积极的力量。


【成为重击会员】

热爱影剧的你快订阅重击电子报加入会员吧!重击会员将可以收到每週精选内容和编辑室报告,到年底前还有特映会、讲座、电影票等专属好礼,週週抽週週送

订阅电子报成为重击会员请点以下连结:http://eepurl.com/gfJSjb

重击一谈/黄志明谈类型电影:「我们必须能跟观众沟通」
2019 LUCfest 贵人散步音乐节

重击一谈/黄志明谈类型电影:「我们必须能跟观众沟通」

台湾第一个SHOWCASE音乐节LUCfest贵人散步音乐节已经三岁喽!今年的活动有超过 50 组国内外酷团,对音乐产业有兴趣的朋友也可以参加 8 场音乐会议及论坛;更棒的是,今年大家可以期待全新的场地及全新的散步路线。还有各种惊喜小活动,我们準备好彩蛋连连到十一月!11/8 快把假排好,我们一起散步去➡️ https://wwr.kktix.cc/events/2019lucfest-4gwr2a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