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击一谈/萧力修谈当救火队:「也不算真的救火啦,是友情相挺。

重击一谈/萧力修谈当救火队:「也不算真的救火啦,是友情相挺。

 

重击一谈/萧力修谈当救火队:「也不算真的救火啦,是友情相挺。

你可能对这个名字一知半解,知道他好像是导演,是《阿嬷的梦中情人》和《想飞》里其中一半的导演。

他安静时看起来严肃,开口却诚恳带喜感;自称生活散漫,拍片时又像惯老闆。学设计出身的他,出道执导的两部作品都是奇幻故事,这次却导了连医生都称讚写实的医疗剧(据说下次想拍的主题是玄奘)。漫画、动画、短片、长片到电视剧,不同形式试过一轮,他说人生不一定要拍片,但对影像的敏感或许注定要继续捧这碗饭。

他谦称自己运气不错,拿到好故事,碰上一群能量很强的演员才玩出这部《麻醉风暴》,如果最近你也有看,也许会想多认识这个名字,他是萧力修。

过去两部电影《阿嬷的梦中情人》、《想飞》都是双导演创作,有网友戏称是去帮忙救火,可以分享一下当时状况吗?

萧力修(以下简称萧):救火吗?(笑)可以说是啦,但其实也还好,只是他们刚好都需要我帮忙,会去也都是友情关係。我和北村丰晴认识十年了,那时候拍《阿嬷的梦中情人》,虽然他听得懂台语,但他没有50年代台语片的生活经验,所以这个部分需要有人来帮忙他;李岗大哥的话,因为他的身分还负责《想飞》的监製,也是投资人,所以快拍的时候还要边找资金,製作执行上他需要有个人来帮忙,但接到电话时我自己也很兴奋啦,因为很久没在国片大萤幕上看到战斗机了,所以我就来了。

那这两部片在执行时,是怎幺分工呢?

萧:其实这两部片的分工没那幺传统,像《阿嬷的梦中情人》本来是想说我负责影像,北村负责表演,但像刚才说的,因为语言和生活经验的关係,所以表演的部分我还是需要帮一点忙。岗哥的话我觉得他有一个老灵魂,比较像八零年代的人,比较注重在角色情绪上的表现,所以合作上我会用他的角度去思考,但基本上还是以他的意见为主。

在拍片现场时,表演这个部分我都会退比较后面一点,除非是调整上遇到什幺问题,我才比较会主动加入讨论。因为在现场有太多声音对演员是不利的,所以通常是我和另一个导演讨论完之后,再由其中一个人去跟演员沟通,这样演员也不会觉得无所适从,想说到底要听谁的。至于拍完一颗镜头决定OK不OK,我的习惯是只要对方觉得不OK,通常都不会过问为什幺,因为在现场重拍一次是最快最方便的,不用再花时间停下来讨论,等讨论完可能就浪费很多时间。

如果说完全由我负责的部分,《想飞》的话就是特效;《阿嬷的梦中情人》比较特别,后製期间完全是由我处理,因为北村拍完之后他就要去接连续剧了,所以后製的部分由我全权负责,然后再定期和他开会讨论。

重击一谈/萧力修谈当救火队:「也不算真的救火啦,是友情相挺。

你觉得双导演有什幺优缺点?

萧:双导演最大的优点就是可以「正当的推卸责任」(笑)。譬如说拍《阿嬷的梦中情人》时,假设有一颗镜头已经拍到第五个take了,但还是需要再来一次,我就会走过去对演员说:「那个⋯⋯北村他想要再来一次。」但我自己没那幺享受的部分,就是当争执真正出现的时候,我们必须要协调,但互相退让的结果,是不是对这个故事最好?我觉得这是最困难、最需要学习的地方。

如果有机会,会想找谁再来双导演一下?

萧:老实一点的答案是不想再有双导演。(大笑)

国外有些双导演组合是因为原本就是兄弟姊妹,或是已经找出固定的创作模式,所以可以一直合作下去,但我认为大部分的双导演合作都是机缘啦,电影这个产业很需要导演的ego,需要个人的想法和创意,但是双导演这件事必须要放下自我,放下坚持,这又回到上一个问题,在这种彼此退让、妥协的状况下,成果真的是最好的吗?所以我认为可以不要就最好不要。

我觉得自己资历也还浅,不敢说要找谁来双导演啦,但如果要再拍喜剧的话,我会想再找北村,因为我觉得我们对喜剧的节奏满一致的,不会为了搞笑而搞笑,而是会尽量跟着剧情加入有趣的点。而且北村满会跟演员炒热气氛的,会让演员的情绪比较集中在拍摄上。后来我常跟北村开玩笑说自己拍片好寂寞喔,不管是实质的还是精神上的,都觉得现场少了一个人陪。

觉得一个人拍片寂寞,但《麻醉风暴》也自己拍完了,如果有机会重来,想找谁一起来导?

萧:如果有机会喔……(陷入沉思)……我不会找导演耶,我应该会找黄健玮。

这一次很幸运能和一些能量很强的演员合作。我自己有个心得,就是如果演员很有想法,很投入这个故事,那可以释放很多空间给他,我觉得这是一个新的创作模式,导演不一定要像个专制君主一样,告诉演员怎幺演才是对的。

虽然我一开始很不习惯健玮,我们在创作过程有冲撞,但也愈来愈了解对方。我记得有一场戏,需要有一首配乐来让健玮那个角色释放情绪,所以我就问他有没有什幺想法,但其实我心里已经先挑好了,隔天他把他的MP3拿给我,说音乐挑好了放在里面,我打开听发现是同一首巴哈的曲子,就想说:「哇也太有默契了吧!」最后整个戏拍下来我们很开心,所以我会想找他一起导《麻醉风暴》。

如果他愿意不领薪水的话。(大笑)

重击一谈/萧力修谈当救火队:「也不算真的救火啦,是友情相挺。黄健玮(右):领一份薪水做两份工,有这幺屎的缺?(设计对白,图片取自《麻醉风暴》FB粉丝页)

最后有点离题但还是好奇,短片、长片和电视剧你都拍过了,有比较喜欢哪一种吗?还想挑战什幺形式?

萧:我觉得我比较偏向长片和电视剧之间,因为我说故事的方式好像没那幺快。最近看好莱坞的片,都觉得时间被压缩,不能多享受角色的故事。美剧这种稍微有点长度的比较刚好,但又不能太长,因为我是那种生活节奏很散漫的人,但工作时又会太过投入忘了放饭或是不睡觉,加上我有点偏执狂,像调光啊、声音啊我都会自己去盯,只要有一点点偏差都不行,这次麻醉风暴只有六集,我自己是觉得还OK,但我有点怀疑如果是30集的电视剧,自己还有没有办法处理,用想的就觉得有点可怕。

延伸阅读:
重击一谈/黄健玮谈男人的型:「不用替自己定型啊,表演没有绝对的类型。」
重击一谈/吴慷仁谈演员的心:「当个演员,需要诚意。」
重击一谈/许玮甯谈美丽的负担:「我不能控制别人怎幺看我,但我能控制自己的心态。」


【成为重击会员】

热爱影剧的你快订阅重击电子报加入会员吧!重击会员将可以收到每週精选内容和编辑室报告,到年底前还有特映会、讲座、电影票等专属好礼,週週抽週週送

订阅电子报成为重击会员请点以下连结:http://eepurl.com/gfJSjb

重击一谈/萧力修谈当救火队:「也不算真的救火啦,是友情相挺。
2019 LUCfest 贵人散步音乐节

重击一谈/萧力修谈当救火队:「也不算真的救火啦,是友情相挺。

台湾第一个SHOWCASE音乐节LUCfest贵人散步音乐节已经三岁喽!今年的活动有超过 50 组国内外酷团,对音乐产业有兴趣的朋友也可以参加 8 场音乐会议及论坛;更棒的是,今年大家可以期待全新的场地及全新的散步路线。还有各种惊喜小活动,我们準备好彩蛋连连到十一月!11/8 快把假排好,我们一起散步去➡️ https://wwr.kktix.cc/events/2019lucfest-4gwr2a
上一篇: 下一篇: